今年 7 月,美国流行音乐天后 Taylor Swift 令人意外地发布了她的第八张个人专辑「folklore」,在 Billboard Top 200 榜单上登上第一,持续了 8 周,是 2020 年在榜单冠军位置坚持最久的专辑。她也因此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连续七张专辑在首周就获得 Billboard 榜单冠军的女艺人。
其首单「cardigan」空降 Billboard Hot 100 榜单第一名,全专 16 首歌曲全部入榜,3 首(cardigan、the 1、exile)进入前十。在专辑发布 24 小时内,销售量超过 130 万张,首周销售量达到了 846000 张。
这张专辑打破了多项纪录,它在发行首日就成为了 Spotify 单日播放量最高的专辑,总共为 8060 万,甚至超过了 Ariana Grande「than u, next」7020 万的记录。
这张专辑并没有出现在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s)的 500 强专辑之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 folklore 的发行日期在滚石杂志评选的后期,滚石的评委还半开玩笑地说:「Folklore 发布时间太晚了,下次给它排第一」

和碧梨的「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A 妹的「positions」、BTS 的「BE」,这些同样成功的流行专辑风格完全不同,「folklore」完全没有流行音乐那样很强的节奏感和花哨的音效,全专似乎都将一种平静而又起伏的感觉贯彻了下去。

它没有霉霉前三张专辑「Taylor Swift」「Fearless」「Speak Now」那种少女时期对爱情稚嫩的渴望,没有第四张专辑「Red」的心碎和伤感,没有第五张专辑「1989」的自由放荡,没有第六张专辑「reputation」的宣泄控诉,也不像「Lover」描述的放肆却又成熟的爱情,它展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在这张专辑里,她没有像以前那样,用高昂的曲调和很强的节奏感来表达她的情感,同时弥补她声音上的些许不足,但 folklore 却大多是空灵的旋律和低声的吟唱。她富有特点的「叙事风」也被表现得更加明显,不同的是,她开始尝试唱出别人的故事,而不只是自己的故事,但又在其中保留了自己的元素。It's not about her, but it's all about her.

the 1 想象了在一个「平行世界」,是她和她前任在一起的生活。开头的一句「I'm doing good. I'm on some new shit.」不仅是她对前任的一句问候,还是在疫情时期对粉丝的一句问候,巧妙地开启了这张专辑。

cardiganaugustbetty 站在三个人的角度叙述了一段三角恋情:「betty」是 James 在请求 betty 的原谅,因为他背叛了 betty,和 Augustine 在一起了,他说:我睡在她身边,想的却全是你;「august」是 Augustine 对她 James 在夏日短暂恋情的描述,她说:迷失在记忆里,八月悄悄地溜走了,他从来不属于我;「cardigan」是 betty 在她和 James 在一起几十年后,她对往事的回忆,讲述了她「失去的浪漫」。

the last great america dynasty 讲述了霉霉房子的前主人 Rebekah Harkness 的故事,可她也借此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她们都是曾在流言蜚语下挺过来的坚强女性。歌词从最开始的「Sha had a marvelous time.」变成了「I had a marvelous time.」,表达了她和 Rebekah 比肩的壮志(语文阅读题)

my tears ricochet 是专辑中的 track5,按照霉霉的排序套路,每张专辑的 track5 都是她私人感情最丰富的歌,她把这首歌描述为「一个鬼魂在葬礼上看着他的敌人」,这可能是她对她敌人的控诉,也可能是 betty 的鬼魂在自己的葬礼上对 James 的控诉,在「cardigan」中可以看到,betty 说她看透了 James 的本性,把 James 描述为「无情地离开,在激情消失时又想起我」

mirrorball 讲述了那些为了别人去不断改变自己,破碎成一片一片的镜子,才能闪耀光芒的那些人,当然,这也包括了她自己。

seven 讲述了霉霉童年时的朋友现在并不美满幸福的生活。有人说,歌名「seven」像是以酒浇愁后,含糊不清呓语的「heaven」,也可能是 TA 七岁时美好的童年生活,那荡得有七尺高的秋千。

this is me trying 中的 try 指的是她会努力经营一段感情,不像以前那些只是一味地把错误归结到前任身上(她的黑点之一,像 Dear John、Better than revenge 这样的歌,不过像 Back to December 这样的歌也有对前任的道歉和称赞)。这句话像是在对那些用她情史批判她的人宣告,又像是对自己现男友 Joe 的诺言。

illicit affairs 是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它站在一位女性的角度,讲述了她和一位已经有对象的男性之间不道德的关系,把他们的每一次相会比作「毒品」,她似乎动了真心,哪怕这是在摧毁自己,她也愿意这样做一百万次(a million little times),但对方似乎开始逃离,让她变得一团乱。

invisible string 指的是将她和她现男友 Joe 联系在一起的一条看不见的、命中注定的线:她在青绿的世纪公园等待自己的真命天子时,Joe 穿着青绿色的衬衫在酸奶店打工;Joe 在第一次去洛杉矶的旅途中,车上放着 bad blood 这首歌(Bad was the blood of the song in the cab on your first trip to LA)

mad woman 和专辑「Lover」中的「The Man」传达了相同的东西,这两首歌都在宣扬「女权主义」。「The Man」指的是:男人不会像女性一样在社会中被限制,不会有那么多的流言蜚语;「mad woman」指的是:流言蜚语让曲中的 woman 感到生气,而她生气时就会遭受更多的流言蜚语,女性失去了生气的权利。

epiphany 描述了一个希望离开这个充满混乱和暴力的世界,在梦中找到一篇净土的人。

peace 和霉霉之前的风格完全不同,被称为 Bridge 女王的她没有为这首歌写下 Bridge,整首歌和歌名一样,平静没有起伏。讲述了她自己的人生,并提到了她一位重要的朋友,一位和她一起度过难关的朋友。

hoax 这首歌我不太能体会到其中的感情,它讲的是「陷阱般无法逃离的感情」,失去希望却又没办法放手。

最绝的还是 exile 的男女对唱,两人像是对答,却又答非所问,既伤感又混乱,把两人的矛盾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见,在这张专辑里,她放弃了一遍又一遍对爱情的赞颂,放弃了过多的粉饰和包装,表达了一些更深、更细节、更复杂的东西。我之所以把这张专辑称作「阴霾中诞生的阳光」,是因为它是在疫情期间诞生的,这个所有人都被「囚禁」在家里的时候,还能诞生出这样的作品,霉霉真的没有江郎才尽。

最开始听到「folklore」的消息时,以为是霉霉回村了,但这样看来,「folklore」其实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篇章。初听不识曲中意,后听已是曲中人。这张专辑真的需要细细品味,虽然不如大部分的流行乐那么抓耳,但多听几遍后就能感受到它的魅力,后劲十足。

不过这张专辑估计也不会在流行乐坛蹦出太大的火花了,霉霉在计划这张专辑的时候就没有想这张专辑会有什么 big singles,在享受不同风格的音乐的同时,也请等待她在接下来的「旧专重录」中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新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