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虚幻中惊醒

父权制

两次与父亲争吵后,我彻底放弃了与他的交流。在我逐步迈向一个更广大世界的同时,我身上的人格缺陷也不断地开始凸显,似乎每天都在一点点地试图击垮我,令我痛苦不堪。这让我不禁思考我的童年,我父亲在我生活中的角色,甚至开始思考这个社会中千千万万个这样不断挣扎的“我”,是否也经历过我一样的悄无声息的苦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