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description here.

年终总结

去年过的实在不算精彩,整个 2023 似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完全不在我的掌控内,以至于我在重新阅读我在 2022 年写下的总结时,我几乎找不出太多不同。一个令我有些担忧的想法涌上心头——2023,我留给自己的时间实在太少。

你正在阅读一篇关于我和这个博客的年度总结,以及按照惯例的,对未来的展望。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困扰了我数年的真相我需要坦白,如果你在乎的话,请读到最后。

继续阅读

一些改变和新的事物

这一年在开源圈子的活动变少了,从我 GitHub 的贡献图就能看出来。

以前都是一片绿色,至少是淡绿,但今年只有 8 月到 10 月比较活跃了。这恰好是我又开始倒腾博客的时期,那个时候二次开发了 Ringo 主题,于是有了现在用的 Matcha,之后就是断断续续的更新,很高心还收到了不少朋友的喜爱。不过除了同一时期又做了一两个小插件之外,我在 GitHub 上几乎没有什么活动了。

https://github.com/BigCoke233/matcha

哦对了,我在年末还做了一个小小的 PWA1——怪奇灵感生成器。它的功能是随机拼凑出一个奇怪的词,譬如「水晶寄生酒店」「球状情色」「猩红绝望」「彼岸崩溃」,用来激发奇奇怪怪但很有意思的灵感。尽管我并没有宣传这个应用,只是想自己做来玩玩,但这个小应用确实收到了一些朋友的喜爱。尤其是在我发布了一篇后室文章——上帝搅拌器之后2,还在 Backrooms 的群聊里小火了一波。

对我而言,今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我终于开始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也就是??编故事??。

今年我在博客一共发布了两篇小说,他们都是「怪谈」主题,并且,比起塑造人物,他们更偏向于传达一个特定的想法。

除了博客上的创作,在今年十月份,我加入了 Backrooms 中文维基并成为了一名原创作者,并建立了自己的作者页。目前我总共创作了 13 篇原创文章,翻译了 4 篇中译英文章,并结交了许多朋友。3

说起来,从博客的归档页面来看,今年上半年我只在 2 月发过一篇文,直到 8 月才开始较为规律的更新。这很大部分原因是我繁忙的学业,不过在下半年我突然醒悟,开始真正地把博客当作自己发表想法的自由地,成为了我在喧嚣世界里的一片净土。

除了博客这个记录载体,我在今年十月底也捡回了一两年前的一个习惯——「记手帐」。不过,说是习惯,倒不如说是一件不断强迫自己坚持的事情。用来记录一些琐碎的、隐私的、不上台面的想法和日常,到后来好像变成拼贴簿了,不过确实挺好看的,而且拼贴真的很解压。

今年 Steam 给我的年度报告显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玩《饥荒联机版》,游戏时间突破了 650 小时。确实,这款游戏陪伴了我很久,我还记得初中在网上下载盗版和表哥联机的日子,但现在嘛... 我几乎找不到人陪我玩了。上半年我还花了不少时间玩 Minecraft,在五月的时候和酚酞租了两个月的服务器玩,不过后来他去日本了,也就玩不了了。此外,我还在过气 MC 建筑区 up 主 MaxKim 的服务器里玩了很久,从二周目玩到三周目,二周目我的建筑还上过他的视频,不过三周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就退坑了,后来其他人也纷纷退出,我创立的社区4成了空城,这算是一个遗憾。不过嘛,在 MaxKim 服务器的日子还认识一位叫 OnceKing 的朋友,得知他也玩饥荒之后我们还联机玩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持续太久。

在 11 月,我终于把自己两年前组织的一个性少数社区建立起来了,名叫 Clovet,意为柜子(Closet)里的爱(Love)。并且在推特上宣传了一番5,在刚建立的一个月偶尔有人发帖之外,这个社区基本是一片死寂。一方面是我没精力宣传,另一方面是我也逐渐意识到这种为了帮助迷茫的性少数者和对性少数不了解的人建立正确观念的社区,可能出发点是好的,但现实并不如意,因为这样的受众可能并不会光顾这样的网站。

这大概就是我对 2022 的自己的回忆了。说来奇怪,我能想起的大部分事情都发生在下半年,也不知道是上半年的我过得有些无聊,还是过去太久的事情本身就有很多被忘记了。

新的朋友和特别的人

「原始的性欲操纵着人类」这篇文章下面收到了一条十分认真的回复,于是认识了 ONO 和他超酷的博客——莫比乌斯。尽管我和他有人生阅历的鸿沟,但我很难得地找到了一位观点和我很合而且一样喜欢写小说的朋友。

在 11 月份惊喜地收到了一位叫 Encore 的自由记者发来的采访邀请,采访期间和她聊了很多,得知她也是 INFP 之后我们发现了很多对方身上和自己很像的地方。她常年为爱发电,维护自己微信公众号的坚持和勇气令我印象深刻,希望她在新的一年也能遇到更多的精彩。

在 Backrooms 中文维基我遇到了很多人,有给予我作品认可和建议的 Be the Worthy 大佬6,有给予我 Wikidot 代码方面帮助还带我玩文游的 Liurd 大佬,有和我一起创作原创团体 E.B.A. 的智睿菌,还有在后室中文这个大家庭里给予我帮助的所有人。

还有陪我一起玩游戏消磨时间的 OnceKing,感谢他即使我有些时候很菜也没嫌弃过我。

今年还经历了一场意义不大的暗恋(那篇「水果刀和向日葵」就是为他而写),彻底放弃他之后也算是看清了现实,领悟了一个道理——一些人其实并不值得你喜欢,只是你的大脑给他叠了太多层滤镜罢了。不过,就算不做恋爱脑也找不到对象。

希望 2023 年能遇到新的人,引发更多的故事。

对他人和自己的看法

作为一个 INFP7,我总是过度在意他人的看法,而今年我在 Bilibili 某视频下面的评论被一群人嘲讽(甚至有一个 🤣👉 这样的无意义但满是态度的回复),甚至持续了好几天,我却内心毫无波澜,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因为我知道那些人有多么失败 =)

有位男性朋友把自己意外闯入女厕所的事情分享在群里,随后他因收到了群聊以外的人的“问候”而对群里的人破口大骂8,录了近一分钟的语音,用尽了所有他能想到的恶毒语言来宣泄他的愤怒。

而我,正好在和别人吃饭的时候透露了这件事情,心有余悸,所以在群里跟他说了抱歉。

但他的撒泼还没有结束,继续在群里输出他无力的话语,还和另一位看不下去的朋友吵了起来。这位看不下去的朋友提到自己的家人差点意外离世,然后他回复的一句「可惜了」又激怒了对方,见自己的愤怒压不过对方的火气,连忙解释说自己“情绪激动了”,让对方别在意;结果对方不买账,他又自相矛盾地说“自己本来就没那个意思,是在说另一件事情‘可惜’了”。

我看到这场闹剧,又开始了精神内耗,但很快我就意识到:错不在我。

首先是我已经道过歉了。其次,这位撒泼的朋友在开骂之前说了一句“看来这个群的人还没遭日决过9”,这让我明白了,他企图用自己的愤怒来解决问题,而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人无能的表现;愤怒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只能利用部分人的恐惧压制问题,而有些人之所以喜欢用愤怒“解决”问题,是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是最简单的方式,并且这还能维护自己的主导地位,也就是大部分男性拥有才能安心于世的绝对主导权。最后,他认为自己“情绪激动”就不用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就像好多人都可笑地认同的“喝了酒说的话不算数”——不,在任何情况下,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和言论担负全部责任。

在理性地思考后,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即使做错了的我也在第一时间尝试了解决问题10,剩下的争吵和烦恼是他们的,与我无关。

我已经不是那个总是在自己身上挑错的可怜人了,我很庆幸。

留给明年的自己

我了解自己,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一定会翻到这个页面,看看今年的自己是怎么写年度总结的,因为我没有办法不找参考写一篇需要调理和格式的文章。11所以,我决定仿效莫比乌斯的年终总结,为明年的自己留下几个问题。

  • 你总是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你能说说自己身上可爱的优点吗?
  • 你还认为人类应该摆脱所有的条条框框展现真实的自己吗?就好比你曾经觉得「阳物中心主义」应该遵从原文翻译成「鸡巴崇拜主义」,因为你认为人类营造这种所谓的“正式感”只是为了遮掩,名称越是神圣,其掩盖的行径就越是污秽12
  • 你如何看待他人的认可?和自我价值的实现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 你认为什么样的创作才能被称作好的创作?非得要有内涵吗?

那么,在这里送上迟到的新年祝福:2023 会更好!


  1. 渐进式网页应用
  2. 这篇文章中记录的物品的名字是用怪奇灵感生成器生成的。
  3. 啊对,这就是为什么我最近更新速度变慢了
  4. 名字叫摩尔庄园,我们甚至还有一个摩乐乐雕像(笑
  5. 但来的好像都是 MtF(?
  6. 貌似经常换马甲,曾用名 Dancing Rain 和 Sorel
  7. MBTI 16 型人格之一,调停者
  8. 然而事实是,问候他的人确实在群里,只是不常发言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9. 重庆方言,“遭日决”就是“被骂、被羞辱”的意思。
  10. 就比如,说一句“对不起”
  11. 或许 2023 我可以克服这一点?
  12. 引用自白洛嘉,也就是酚酞的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