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description here.

手提箱

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居民楼之间的巷子里除了一盏忽明忽暗的老旧电灯没有任何光源,电灯晃动的光影摩擦着砖砌的墙,墙上的涂鸦有些模糊,透露着一股八十年代的气息。电灯晃得猛了一些,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人影冲破了巷子里原本还算得上和谐的画面 —— 黑色高帽、黑色风衣、黑色皮靴,黑色的墨镜盯着巷子里堆成山的纸箱发慌。那是尹,漆黑的人形站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扎眼。

电灯又震了几震,让人害怕它会掉下来。尹来不及回头看了,他把手提箱高高地抛过箱子堆,然后自己又翻了过去。纸箱一下倾倒散落在原本就伸不开脚的巷子里,追上来的几个身形不一的男子险些被绊倒在地。尹紧紧地抓着手提箱,他的步子从来没有迈得这么大过。喘气的同时,尹回头看到那些混蛋还在箱子堆里找路,不由得高兴起来。尹在一个丁字路口转了个弯,彻底甩掉了那些人。

尹开始在心里庆幸自己的胜利。现在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被安排好的,在险些被追上的时候遇到一个堆纸箱,逃脱后正好遇上一个岔路口,真是脱险的绝佳组合。可能是老天想保佑他吧。

回过神来,尹才发现自己已然来到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地方。当然,这还是一个巷子,就像他之前跑过的众多的巷子一样,只不过这里要干净不少,墙壁的装饰也有些欧式风格。尹对建筑学并不感兴趣,他瞥见了身旁的一个打开的通风管道,管道的盖子不见了。在一个无法确认是否安全的地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大概是最好的藏身地点。抱着这样的想法,尹耸了耸肩,抓住手提箱钻进了管道里。管子不大不小,刚好能容下他一个人。钻进来之后,尹才意识到通风管道里并不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冷冰冰的墙壁、摸起来似乎并不结实的铁皮,还有持续不断的冷风。说真的,那些风是从哪来的?

不过既然都进来了,再掉头出去似乎会显得有些蠢,而且还有可能被抓个正着。尹干脆沿着通风管往深处爬,看看这个管子究竟通到哪里。他一边推着手提箱,一边自己用做平板支撑的姿势往前移动。尹的视线在手提箱和前方的黑暗里来回切换着,冷风不断吹过他的面部,吹得他的眼睛有些干涩。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尹还不得不尽可能地控制自己的动作幅度,因为他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身子下的铁皮只有薄薄的一层,他往前移动一点,铁皮的凹陷也跟着往前移动一点。通风管道从来不是为了通行而设计的,这很显然,尹也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尹眼睁睁地看着一颗螺丝钉从原来的位置蹦了出来。

”啊——“,尹从管道里掉了下来,他听到有人失声尖叫。他迅速起身,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左手把手提箱藏在身后,右手伸出食指竖在那人面前。眼前的这个人比尹矮了一个头,尹自认为体型的差异对对方而言还算有威慑力,但对方却直接伸出手拍落了尹伸出的手指。

“你!不怕我有武器吗?”

“你都说出这句话了,我还会觉得你有吗?”

对方拨开遮住面部的长发,露出有些狡猾的微笑。尹往后退了一步,却贴在了墙上,不知所措地盯着眼前这个人。黑色的贝雷帽,黑色的长筒靴,黑色的皮衣,背在身后的双手似乎隐藏着什么。这个人和他似乎是同行。

“你也不是这里的人吧?”,尹又向前一步,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对方仍然保持着那个装神弄鬼的笑容。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尹不想再和这个不明不白的人纠缠下去。

“别走嘛,我还挺想知道你箱子里有些什么的。”,那人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

“嘿!你该不会是和那些人一伙的吧!”,尹冲着那个人大吼。

“喂,别紧张。你猜错了,我谁都不是,我手里可什么都没有。”,对方举起双手以证清白。

“那就不要妨碍我的事情!”,尹转头就要走。

“嘿!你知道这是哪吗?”

尹环顾四周,这里是一个用途不明的通道,通道的一头闪着安全出口的标识牌,而另一头是漆黑一片,他看不到路。这个时候,尹完全可以任性地往安全出口的方向出去,然后证明这个人问的问题有多么蠢,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从安全通道离开,必定会惊扰这栋建筑里的安保人员。一个黑衣人拿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在深更半夜从工作通道里走出来,没有比这更可疑的了。

“通风管道被你压坏了,现在我也不好逃出去咯。”,那人有恃无恐地盯着天花板说,双手还叉着腰。

尹不做声地盯着对方,他想不明白什么样的人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样的地点,居然还如此悠哉。

“跟我来吧。”,那人两手交叉,向安全出口的反方向走去。尹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跟着。

“所以啊,”,刚走了没几步,对方就又抛出了之前的那一个问题,“那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尹看向一边。

“不知道?那你拿着它干嘛?”那人的语气还是一样轻松,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着。

“我只是完成任务,做我该做的事情。”

“你的任务是什么?”

“不是很明显吗,我不能让这个箱子被人抢走,我要…”

“那你没什么职业素养啊,拿着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走了。”,那人转过头来对着尹笑,“你知道我在把你往哪带吗?”

“你到底是谁?”,尹猛地往后退,“你别过来!”

“过来又怎样,你的小箱子有枪好使吗?”,那人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尹走去。

“你到底想干嘛!”,尹把手提箱紧紧地抱在胸前。

对方突然也紧张起来,身体往左靠,突然又从右边跳到尹身前,一拳打在尹的手臂上。尹疼的叫出了声,箱子掉在了地上,对方用腿把手提箱扫了过去,捡起来扛在肩上,盯着尹不知所措的样子狡猾地笑着。

“我会还给你的,我只是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不行!还给我!”,尹做出战斗的姿态,一步步往前逼近。对方也跟着后退,把手提箱藏在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尹。

“我可以还给你,但你先告诉我里面有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告诉我是谁把这个箱子给你的。”

尹没有回答,但他的神情逐渐从愤怒转到疑惑。

“那你总该知道你要把这个箱子带到哪吧?”

尹仍然没有回答,他直起身,放下双手,像是失了魂一样,双眼无神地看着对方。

”我不知道…“

对方皱起了眉,他走向尹,他看见尹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解,他感觉尹比之前要矮小了很多,似乎轻轻碰一下就会倒下。他抓起尹的一只手,把手提箱放在他的手上,但手提箱的把手从他的手里滑落,又掉在了地上。

“你这是怎么了?”

尹的瞳孔在颤抖,眼珠像见了鬼一样慢慢转过来盯着对方。那人对着尹挥了挥手,尹便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就… 你是有什么精神疾病吗?那种会突然会忘记事情的病,阿尔兹海默?”

尹双手撑在地上,脑袋向后仰,往一边偏,用侧脸对着面前的这个人,眼珠转到了视野的极限,倾斜地瞪着对方;他张着嘴,像是在喘气,又像是想要说点什么。尹以这样扭曲的姿态在地上同不存在的事物挣扎,最终从喉咙里憋出了四个字:

“我不知道——”

“喂!你在装什么疯?!”

尹突然抓过手提箱,爬起来就往安全出口的方向跑。

“喂!不要往那边…“,那人赶忙追了上去,”呃啊,真该死啊。“

尹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向着指示牌的绿光跑去,他看见白色的皮特托先生正在向他靠近,他也听到后面那人穷追不舍的脚步声,他无法分辨哪边才是正确的路,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时间不允许,他的神智也不允许。

楼梯间的声控灯一盏一盏亮起,尹像一头丧尸一样在逃跑时把手抬起放在胸膛的高度,这样他能看到手里的手提箱,这样才能感到安心。接着,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声响再大也没有盖过后面那人的脚步和咒骂声。尹已然是一具走肉,什么样的声音都不能让停下,他必须把这个手提箱送到它该去的地方,无论是哪里。

尹逃出了楼梯间,迎接他的是黯淡的日光,还有在门口等待的警卫。尹一咬牙,横着挥起箱子,撂倒了挡路的人。他纵身一跃,跳下了门口的楼梯,翻过路障和警戒线。红色和蓝色的灯光在闪烁,马路上汽车的车灯照在她身上,斑马线马赛克般地晃动着,尹的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警笛声,犬吠声,汽车鸣笛声,人群的嘈杂声,不知是谁的呼喊声,这些声音一股子钻进尹的脑子里,让他近乎失聪,直到一个声音让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枪声。

尹停下了,他愣愣地转过头,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和拿着枪站在尸体旁边的警察;他茫然地环顾四周,手持防护盾的特警已经将他包围,包围外的是正在哭喊的小孩,受惊的妇女和神情诡异的男人。

尹没有举起手,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打开了那个手提箱。

里面什么也没有。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