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description here.

从角落里走过的人

我像往常一样乘电车回家。刚上车,我就在余光里看到窗外有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窗户的一侧闪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混杂的人群里了。说来也奇怪,他是从一个角落离开站台的,离我那么远,却那么引人注意。
我转过头,想要问问旁边的乘客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人,但话还没说出口,我就阻止了自己。我为什么这么在意?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啊。

或许是最近沉重的工作让自己变得有些神经质了,于是我在下车后走进了一家我常去的咖啡厅,打算放松一下。入座后我从包里掏出一本叫做《生命不在于找答案》的书,是双十一打折买的,看着封面有点意思入手了。可没读几句我就知道这又是一本满篇鸡汤的无营养读物,翻开第一页,我就对着咖啡杯上的考拉头像发起了呆。

但不知怎么的,我一直感受到一股“往右边看看”的冲动,就像窗外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尽管我并不想这么做。我皱了皱眉,最终还是转过了头——那个人影又出现了,他在绿灯亮起后穿过斑马线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我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惊到了坐在旁边的客人。

我道过歉后迅速收拾好东西往斑马线走去,在红绿灯前焦急地等待。路人见了我这副模样,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问起我,我只好挠着头回答:“啊… 我在,追一个人。”

追谁?你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于是我开始努力回忆那个人的打扮,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可我无论怎么回想也想不起来那个人穿什么、手上拿了什么、头上戴了什么。我脑子里关于他的记忆什么也没有,似乎就是一团模糊的黑影,但奇怪的是,我居然能一眼认出来刚才过马路的就是他。

绿灯亮了,我径直冲向便利店。店面不大,我便四处张望着。店员笑着问我需要什么,这时,我才发现店里只有我一位顾客。

“你们这,刚才有没有一个… 人,过来买东西?”

店员很是疑惑,“刚才是下班高峰,有很多客人都来过店里,您要找的是哪位?”

“我要找的…”我迷茫地看向四周,意外地捕捉到玻璃门外,那个人在马路对面急匆匆地走过。“啊,在那!”一股喜悦涌上心头,我不自觉地叫出了声。店员疑惑地转过头,盯着空荡的街道说:“先生,那边什么也没有啊。”我有些着急了:“刚刚就在那边的,走过去了!你没看到而已。哎,不说了,我要过去找他了。”

我满怀欣喜地跑出店门,结果发现街道上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天也快黑了。我低头看表,已经到了饭点,难怪人都走光了。不过说也奇怪,我总感觉自己才刚下班。我失落地走回便利店,买了速冻的便当做晚餐。店员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如意,结账的时候用员工优惠帮我打了折。

“是在追喜欢的人吗?”

“啊,其实我都不能说认识他。”

“这样啊,那我明白了。”店员笑着把打包好的便当递给我,那个笑容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一边吃着便当一边观看新闻报道,正准备发朋友圈抱怨自己买到了超级难吃的口味的时候,却瞄到画面的角落里有一团黑影在动——那个人竟然出现在了电视里!我差点把包在嘴里的食物吐出来,但我绝对没有看错,他刚刚从镜头里走了过去。我无法理解,这可是在全国地区播放的新闻联播,我都不知道画面里是什么地方,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删掉写了一半的文字,把今天几次遇到那个人的事情发在了朋友圈上。

“是错觉吧?”

“你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怎么确定你看到的是同一个人?”

“叫你整天看那些稀奇古怪怪吓人的东西,自己吓自己了吧。”

我看着朋友们的回复皱起了眉。我不可能会看错的,那绝对是同一个人,他们都走得那么快,总是出现在不起眼的地方,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就给我的感觉就很不一样。

第二天正好是礼拜六,我决定出门看看还能不能遇到那个人。

说来惭愧,除了工作时穿的正装,我似乎找不到几件像样的衣服,最后在衣柜里翻出来一件穿着有些紧的卫衣。“有点显胖,但至少还能看。”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样说,但很快我就被吓倒在地——镜子里我看见一团黑色的东西从窗外掠过,那个人刚刚从外面走过去了!?

我两手撑着地板,盯着镜子不敢动,但里面除了惊慌失措的我一个人也没有。“该死,我为什么会被吓到?”我连忙爬起来,跑出了家门,“这次离得这么近,肯定能找到他。”我飞快地在街上跑着,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每一个角落,试图找到那个人。

两个小时过去了,什么也没找到。我这才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一个陌生人,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的。或许真的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吧。想着掉头回家好好休息一下,结果一转头就看见那个人在人行道的另一侧。他也注意到了我,开始加速前进。

“妈的够了,你到底是谁啊!”我怒了,我怒他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看转过头让我看看他的脸。

我追了上去,而他几乎是拼了命地撒腿就跑,钻进了一个小巷里。我没让他消失在我的视野,紧紧地盯着他的后背。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不是我没能记住他的长相,他真的就是全身漆黑,外观模糊不清,看不出一点细节,无论离得多近都像一团黑影,我只能勉强分辨出他狂舞的四肢。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没有害怕,反而追得更紧了,情急之下,抓起巷子旁堆起的纸箱,向他砸了过去,他才终于停下。

他蜷缩在地,看起来就像一坨黑色的毛球,但又没有毛绒的质感,就像是边界模糊的错误图形一样。我愈发好奇,伸出手扒拉他捂住面部的手臂,但他死死抓住不放手,还发出痛苦的呻吟。那声音,很像野马的嘶吼,但更低沉,又有些阴郁。

“我只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别哭了!”

他的叫声越发尖锐,刺得我心里发慌。我忍无可忍,用尽全身力气,扒开他的手臂,但我还没来得及一睹他的真容,他的整个身体就如同粒子一般消散在空气中了,只留下一阵很快也跟着消失的微弱嘶鸣。

接着是一阵死寂。

所以,他是死了吗?

那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巷子,脑袋空白,几分钟后,我回到家,盯着镜子发了神。

添加新评论